Verdemela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梦见朋友Z。


梦里是场景是X的婚礼酒店门外,阳光灿烂鸟语花香。Z比我先到,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准备走了。感觉他还是我记忆里那样瘦瘦高高的,穿着一件灰色的冲锋衣。


在梦里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只是热情地问他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他告诉我他正打算去洛阳看牡丹。我听了开心地要求一起去。他笑了笑拒绝了,对我说他想一个人去,我应该先去参加X的婚礼。我只是傻乎乎地说了些类似于为什么一个人去啊、我也好喜欢牡丹啊之类的抱怨的话就和他随意地挥手告别了,看着他转身走开,就好像之前每一次很平常的告别一样。


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很平静,有那么几分钟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梦见了什么。反应过来以后发现,都已经快要六年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是洛阳的牡丹呢?

今天听人讲了个事情。

PZ申请导师、申请奖学金的时候都是ES帮的忙,真的可以说没有ES的话PZ啥都不会有。不过ES最近被PZ惹生气了。

ES、PZ和IM等好几个人一起去开会,吃饭的时候提到了换了导师的FDC。(FDC人超级好,好看温柔又善良,会希腊语和拉丁语,还有一个在罗马当神父的超帅的哥哥。重点是FDC以前是学物理的,不想做运筹想做传感器方向很正常吧,真的是物理大神啊。而且FDC干活一向都很认真负责,据ES说从来没拖过组里的后腿啊。)

ES:FDC不能来真的好可惜啊……
PZ:呵呵她在就是浪费资源。
ES:别这样说……
PZ:她浪费我们组的资源,funding就是这样用掉的。还好她走了,我们可以换一个能干活的新phD学生。
ES:你别这样说啊,大家自己也没有那么优秀的啊……
IM:她早该走了,太没用了。
ES:你就很厉害了吗?
IM:我很厉害啊,我最近发了吧啦吧啦吧啦……
ES:(气)………

嘛,其实FDC的funding是学校里直接给的,和组里半点关系都没。组里的钱也不是PZ或者IM挣来的。其实PZ连写个程序都不会,基本上靠喜欢她的男生帮忙,这个我是知道的。她以前上学和我同班来着,好多其他人都和我说我她集百家之长的抄作业大法。IM基本上属于PZ说啥都是对的,不对也对的状态。(而PZ根本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真寒心啊……没想到他们两个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

JJ:你导师是谁啊?
ES:可吧啦吧啦吧啦(坏话),就是那个¥@(-¥#$*Fox
JJ:哪个fox啊?咋拼的啊?
ES:就那个fox的fox啊,like animal……
JJ:🎵like animal?🎶
众:这还能唱上?!!

记听JJ唱《Animal》

Gossip Office

最近被强制灌了好多八卦,来源各不相同,感觉大家都把我当树洞了……根本没人care我现在三观尽毁的状态……

总结一下:
FR和SK在一起了,这本身没啥……但是SK还有另外俩女朋友!!!!
IM,DK,DB和MMM都喜欢PZ,其实PZ喜欢的人是希腊人A……然而我一直以为PZ和DB是一对😂(这段单拿出来都足够拍一部偶像言情剧了……)IM以及MMM本来超级要好,现在天天互相找茬。
FD一直恐同,据他本人说是因为虔诚的天主教信仰。然而!他最近和有夫之妇CR在一起了!!!
PV一直在追JL,JL最近抛弃了男友和PV在一起了!!!
AH在追LA,大家都以为他俩已经成了。但实际上LA有一个十年男友,并且只把AH当朋友……
交换生CP和AX在一起了,但是CP和FD其实有一腿?!!
PZ今天给了我一块巧克力,其实是JYS送给她的。我吃的时候被JYS质问了好尴尬……(我不由得怀疑JYS这里还有一条线。)

我每天和这堆人在一起,之前明明什么都没看出来啊啊啊啊!现在看他们眼神就不对了🙂

切到了手……嗷呜一声哭了起来!
想了想没人会来安慰,纠结了一下要不要继续哭……

然后当然是更想哭了啊!
一边哭一边给自己止血消毒上创可贴………
然后为了安慰自己掏出了万年不舍得吃的冰淇淋,一边哭一边吃一边看论文………

哭完了以后神清气爽啊(但是手还是痛嘤嘤

吸血鬼的表弟们

S: 哇那个人端着好吃的!
我:估计是别的学院的人准备开趴体吧……
S:不行!我要去问问他!(对端着食物的亚裔小哥)hi!你这一大盘薯片三明治小蛋糕是不是送到我们informatics办公室的啊?
小哥(蒙逼):不是,是我们自己组会的时候吃的……
S:你哪个专业的?!
小哥(犹豫):……欧洲研究(Europe Study)。
S:你没看出来我是欧洲人吗?你难道不能把薯片分给你们的研究对象吃一点吗?!你有没有良心的啊?!!

我对惊恐万状的小哥:他开玩笑的,没事,你走吧……
然后目送小哥飞速消失在楼里……
S:你怎么把他放跑了?我们这下啥都没得吃了……


------------------------------------
Y:你有没有去过罗马尼亚?
我:额没有但是我知道德古拉的故事。
Y:哦哦哦我和德古拉伯爵是表亲啊。
S:你别听他瞎说,Y和德古拉一家早就没联系了。他其实和蝙蝠的血缘关系更近……
Y(对S):对啊,我们俩的亲戚关系就是靠着蝙蝠才攀上的咯。


------------------------------------
S:我和Y我们不是合格的Romania……
众:为啥?
S:我俩都没学会偷东西,反而学会认真工作了……
Y:是啊,我们还学会了说英语这种恶习……简直是对大家的背叛……


------------------------------------
我:你们在说啥?这就是罗马尼亚语吗?
Y:不是。这是吸血鬼的语言。嗷———
S:他胡说,别相信他。
我:我知道啊,我又不傻。
S:他这是小蝙蝠的叫声。我这才是吸血鬼的语言。吼哦——
我:……你们开心就好。

昨天晚上12点听见一墙之隔的加州小弟在和谁视频,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但是我就是睡不着了。在黑暗里躺了半个小时以后我干脆把耳朵贴到墙上听他到底在说什么,打算练练听力。然后,我,在三分钟之内,睡着了……#论英文听力练习的催眠效果